在逃期间

2020-07-23 00:28

该案件涉案人员多,涉案金额大。经过近3个月的调查取证,专案组查明,陈某梅原是该信用社信贷部的一名副主任,其丈夫黄某贤也是该社某部门的领导。两人均有机会接触银行大额存贷款的客户,所以事主容易相信他们。大部分事主自2011年开始借钱给陈某梅,最多的借出了1.3亿元。

1月7日以来,梁某华、梁某成、邵某荣等多名事主陆续到四会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称被一名叫陈某梅的女子及其丈夫黄某贤以四会市某信用合作社工作人员的身份,用开展银行验资、帮助客户打银行流水、帮信贷客户“过桥”等银行业务为借口,向事主实施诈骗,涉案金额高达7亿多元。肇庆市公安局迅速组织经侦支队联合四会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破案工作。

以小套大,骗取信任。为了能争取到受害人信任,陈某梅多次采取“放长线钓大鱼”的作案手法,先以银行贷款需要过桥资金为由,向受害人借贷小额资金,期限一般几日,并许诺以高息。借款到期后,都按时返还,给受害人一种讲信誉、有实力的虚假印象。在骗取受害人信任后,陈某梅继续以虚构投资经营或者向银行贷款到期需要“过桥”为由,向受害人借贷大笔款项,并以虚假的房产、土地权证或者银行贷款合同、印章等骗取大额资金。

去年9月份,陈某梅觉察出风声不对,就逃离了四会。民警打其电话,其时听时不听。专案组民警经过大量的排查工作,锁定了陈某梅藏身地点。6名民警在深圳南山区某小区,连续蹲守了两个晚上,却不见陈某梅的踪影。民警感到纳闷:难道信息有误,陈某梅夫妇人已逃离了?

近日,肇庆、四会两级公安机关经过近3个月的侦查,在深圳警方协助下,在深圳市南山区将犯罪嫌疑人陈某梅、黄某贤抓获归案。这对夫妇以开展银行验资、帮助客户打银行流水、帮信贷客户“过桥”等银行业务为借口,承诺支付3分至5分月息的高额回报方式向事主借钱,实施非法集资,涉案金额高达7亿多元。为了骗取客户的信任,甚至不惜花费百万元筵开百席,营造一种经济实力雄厚的虚假表象。

此时的陈某梅夫妇已成惊弓之鸟。“她交代,夫妻俩已连续一个多月不敢出门,每天吃饭都是叫快餐。在逃期间,仍然以付高额利息为诱饵,以‘搭桥’之名向人借钱,准备‘借’一笔钱后逃到国外,护照也已经准备好了。”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

高息返利,吸引资金。支付高额利息或返利是非法集资类案件的共性特征,其有效利用了普通社会公众的趋利心理以及对“投资”回报率的非理性期待。本案中,陈某梅所使用手段也不例外,以支付高息为诱饵,且借款期限较短,打消受害人顾虑,先期积极兑付,使部分被集资人员获得暂时实惠,进而利用其进行对外宣传,以扩大其非法集资规模,吸引更多资金。

与此同时,民警实地走访观察到,小区里有一户人家的灯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是亮着,莫非这就是陈某梅夫妇藏身之处?办案民警扮成小区工作人员,以登记暂住人口为由敲开了这户人家的门,一进门,屋里一男一女面容憔悴,与身份证上的照片比起来均已脱形,但民警还是认出,这正是要抓捕的嫌疑人陈某梅夫妇。

虚构业绩,隐瞒真相。为了能骗到更多资金,陈某梅夫妇通过宣传方式,刻意营造实力雄厚的假象。一是采取注册成立公司的方式,并将公司精心包装,甚至聘请“临时工”到其公司短期工作,期间邀请一些事主和债权人到其公司参观,从而吹嘘其经营业绩;二是虚构公司名下的投资项目和实体,并以这些投资项目的名义凸显其经济实力;三是通过自己和他人宣传的方式,为人大方、出手阔绰,期间邀请一些事主和债权人聚餐、参加年会,在广州的知名酒店筵开百席,花费百万元,极力营造一种经济实力雄厚的虚假表象。

2014年4月中旬,陈某梅辞职,但仍自称是银行职员,穿着工服向事主借款。期间,陈某梅与其他涉案人员分别在广东、山东、江西、江苏等地以投资形式开设数间公司,并用集资款项购买房产和汽车、奢侈品等物,而这些公司大多是亏损或根本就没有经营。由于所集资的资金大部分需要还本付息,陈某梅只好“拆东墙补西墙”,直到2014年9月资金链断裂,大部分事主资金无法收回。